免费垂询热线电话

400-123-45678

9:00-18:00全年无休,欢迎致电

发布主题 开启左侧

玻璃心qg1vqqx5

[复制链接]
iielo 发表于 2017-8-30 23: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让我再一次亲吻你的脸,顺着我脸庞滑下的是我的泪,在我胸口刺痛的是我的心,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玻璃做的心很脆弱,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
凤儿死了。时间是2012年1月2日的早晨。丈夫抱着她痛哭,他知道,她的心已经碎了。
他们是相爱的。当初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没有房子,没有车子,像样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只是两套行李,租了个四面漏风的厢房。结婚当天就有耗子光临,吓得凤儿大叫。丈夫拥着凤儿,满脸的歉疚。凤儿是快乐的,她相信只要有手有脚,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咨询关于白癜风[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dfrichangbaojian/bdfzhexia/2710.html]白癜风破皮处会不会和白斑相融早期症状的表现有哪些[/url]力,幸福的日子一定会来。
果然不出所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女儿的出生给这个家带来更多的欢声笑语。他们有了房子、有了车子,他们生活好了,丈夫早出晚归的日子更多了,为了这个家,他不得不去打拼,他说,他有义务让凤儿和女儿过上更好地日子,为了她们娘俩,他就算是付出生命也是值得的。
也许他太爱凤儿了,她不喜欢凤儿抛头露面。她让凤放弃喜欢的工作,一心在家带孩子。他说,女人要什么事业,工作只是用来谋生的手段。他永远是那样霸道,丝毫不在乎凤儿的感受。可是凤知道他爱她,尽管他的爱让她有时透不过气来。有时候,凤儿觉得自己是一条鱼,虽然他们一直相濡以沫,可是她还是向往大海。
那天,凤儿去听李感老师关于女性如何管理情感的知识讲座。凤儿记着当她兴冲冲地给丈夫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是冷冰的声音。这不是没正事吗,孩子扔给别人管。凤儿的决定显然让她丈夫很是不爽,在凤儿的丈夫看来,与其去听什么课,还不如在家做点实际的事。凤儿想不明白的是女儿已经12岁了,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刚考完试和弟弟去了舅舅家。这有什么不可以,更何况一起听讲座的还有姐姐,女儿的老师和单位的同事。
为了家庭的宁静,尽管凤儿知道丈夫不高兴了,她还是不断地给他发短信,请求他试着理解她。课还没开始,丈夫就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他仍然是暴怒的样子,凤儿知道暴风雨终究会来的。过一会儿,丈夫发来短信,告诉她,晚上必须把女儿接回家。课程大约进行2个多小时的时间,凤有些心神不宁。
听完讲课,凤儿去接女儿。女儿很想留在舅舅家,又不敢给爸爸打电话。凤儿试着给丈夫打电话,电话另一端还是很生气的样子,语气决绝地说,不可以。凤和女儿没在说什么,只好乖乖地回了家。
半夜,丈夫回到家,猛地推开房门。躺在床上的凤儿,有些瑟瑟发抖,她想是自己又惹了祸,脑海里不停地出现小时候父亲生气回家的样子,他知道父亲看到她熟睡的样子,是从来不忍心把她拎起来,一顿打的。明天父亲的气儿消了,就一切都风平浪静了。但是只要看到父亲,她还是紧张,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她从不给父亲打一个电话,即使和父亲说话,也是看父亲脸上有笑容的时候。父亲要是不高兴的时候,她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凤儿听到丈夫进了厨房,水池与锅发出叮叮当当地声音,凤儿的心一阵又一阵的紧缩,屏着呼吸在屋里躺着。凤儿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她想温暖自己。每次父亲生气,她都内心充满恐惧,她都是很无助的样子。父亲会否定她所做的一切,她一直希望父亲能认可她。可是她永远也没有姐姐做事做得好,永远也没有弟弟那样听话。厨房有烧水的声音,接着卫生间有洗东西的声音,凤儿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起身,她知道如果什么话她说的不对了,丈夫会更加愤怒,她不想再吵架了,女儿已经越来越大,越来越敏感,她不希望女儿将来的婚姻不幸福。她开始学佛,她开始学着处理家庭矛盾,她想做一个智慧的女人。
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总体而言,凤儿觉得是幸福的。她不会做饭,不爱做家务,不会打扮自己,也不善于处理婆媳关系。可以说丈夫从不要求她什么,尤其在丈夫高兴的时候,对她百依百顺。丈夫在外忙于工作,还要担心她和女儿的吃饭问题,只要有时间,他就跑回来,给她们娘俩做可口的饭菜。可是,有时候丈夫会很莫名奇妙地生气,每次丈夫生气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到他的爱,她就不再有安全感。虽然丈夫问她,他对她够不够好,她永远都承认他的好。
卫生间的声音越来越大,凤儿感到丈夫快要发疯了,她还是硬挺着爬了起来。说了句:起这么早啊!丈夫没好气地说,根本没睡,孩子发烧了。凤儿的心开始忐忑,她知道女儿是丈夫的心尖。她走入女儿的房间,贴了贴女儿的额头,还好,女儿只是手脚有些热。丈夫端着热水拿着毛巾,来到女儿身边,凤儿赶紧退到一边,就像小时候,看到爸爸生气一样,她总是无所适从,这么多年了,她竟然还是没有长大,不知道怎样来化解这样的事情,最近凤儿一直在看心里学的书,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有个内在的小孩,她知道自己的思维已经不可避免地陷入到旧有的模式里了,她感到害怕和无助,她的心不断地紧缩,她想逃离,想离家出走。
丈夫给女儿热敷后,躺倒床上,床上已经没有她的地方,她回到房间,拿起一本佛教的书,不停地看着,她不知道是该念心经还是大悲咒,这些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在家,一点一点学的,没有老师,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只能听任她的眼泪不停地流淌,她觉得很委屈。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了,丈夫过来了,说了句:孩子退烧了!这时候,凤儿只要从背后抱住老公,一切就都结束了,她可以继续享受他的爱。女儿也来了,一家三口可以开开心心,幸幸福福地生活,毕竟今天是2012年的第一天,是新年!
可是凤儿没有,她情感的世界已经坍塌了,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她感到满腹地委屈,她的情绪无处宣泄,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疯了,她觉得自己的尊严已经被踩在脚下。她极度需要认可,毕竟她去听课,是为了这个家更和谐。她们不可避免地争吵了,女儿吓得瑟瑟发抖!丈夫摔门而去。
过了一会儿,丈夫和颜悦色地来了,他和姐夫约好了,一起去凤儿的娘家过新年。毕竟自己的父母离的远。丈夫和女儿说着话,有一句,没一句地还在强调,女儿生病是因为妈妈昨天没在,是因为女儿去了舅舅家药店的缘故。在丈夫眼里,舅舅家的药店和诊所简直就是病源地,女儿是绝对不可以去的。凤儿的父亲是医生,家里一直开诊所,凤儿从小就是在诊所长大的,那即是她的家,也是父亲的单位。在这一点上,他和丈夫的观点永远无法一致。
凤的内心满是愤怒,她不明白,一向明白事理的丈夫,有时为什么那么不可理喻,甚至偏执,他认为凤儿去听课是错的,孩子去了药店,发烧也是理所当然地。当凤儿说孩子没有发烧的时候,他都快疯了,他竟然说凤儿没有良心,说凤儿对孩子不负责任,说凤儿要离开这个家,说凤儿心里觉得是他们爷俩拖累了她。他甚至对凤儿挥起了拳头,虽然落在她身上很轻,很轻。他再次摔门离开。留下凤儿在那里不停地哭泣,因为凤儿说过,如果丈夫再打她一次,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她不敢想,如果连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她留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意义。
凤儿不能和丈夫吵架,她吵不过他,她没有他声音大。每次吵架错的永远是她,她只能自取其辱。虽然每次吵架过后,他会加倍对她好,他会用几个月的时间去讨好她,照顾她。虽然每次吵架凤儿也会说狠话,疯话。只要过去那股劲,丈夫从来不和她计较。每次吵过、闹过,他们又会浓情蜜意,你侬我侬,也许不同的夫妻之间交流的方式不一样吧!
孩儿她妈,孩儿她妈丈夫在另一个房间若无其事地开始喊凤儿了,他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凤儿躺在那里没有动,任丈夫怎么哄,她就是不动,她不停地哭着。她已经虚弱地起不来床,她更不愿意父母、兄弟姐妹看到她这个样子。虽然那是她原生的家庭,但是她找不到安全感。至少在这种心境下,她是不会回到父母身边的。
家里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凤儿都冷冷地回了,不去。这么多年,凤儿已经习惯了,习惯所有人对她的忍让,因为她从小就性格不好,有时一生气就会抽过去。没有人会惹她,就连弟弟弟媳,也都心疼她。她享受着全家人的宠爱,也造成了她的任性。尽管今天是过年,尽管那个家庭里所有人做好了饭菜,等着她们回去吃饭。
丈夫不断地来讨好,凤儿就更加任性。她从小就是,得理不饶人,没完没了。什么时候父母没有耐性急眼了,她就消停了。那天凤儿看心里学的书的时候,明白女儿为什么一直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原来小孩子喜欢惹怒父母,他们会觉的那样很刺激,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在和丈夫玩这样的游戏。只是以前她并不明白。
丈夫请问专家哪里有最好的治白癜皮肤科医院呢大凤儿5岁。从见面那天起,就当她是个孩子。什么事都替她想,什么事都替她做。她很享受那种父亲般的疼爱。她看他高兴的时候,就磨他。妈妈说,凤儿从小就是磨人精,经常给她磨的掉眼泪。自从凤儿结婚了,凤儿的妈妈才算松了口气。这个丈母娘,每次见到姑爷都会说:别和凤儿一样的,从小我把她惯坏了,有什么事,就看我这个妈妈的薄面。丈母娘对女婿是极好的,这个当女婿的也时刻把丈母娘的话记在心间。
丈夫再一次暴怒了。他又一次想起丈母娘的话,这次他不能再忍了,他说出了极其恶的话,说凤儿四十多岁白活了,说凤什么都不是,说凤儿没有良心,说凤儿连起码的孝心都没有,说凤儿没有责任感。他们说到离婚,他再次摔门而去,他把拳头打在墙上。他们之间总是这样无休无止的战争,每半年就要有一次,结婚已经15年了。也许这就是凤儿心中轰轰烈烈地爱情,有时候,他这个做丈夫的,真的弄不懂她。
凤儿就泥雕木塑地坐在那,已经整整一个晚上,她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不停地流泪。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丈夫有些害怕,但他知道,如果他害怕,她就会昏厥,他必须勒令她停止那样地呼吸,他说很重地话,伤她,她的心就会坚硬起来。时钟已经指向凌晨2点,他的心开始流血,他的眼泪滴了下来,可是他不能让她看见。
凤儿,没有人可以伤害你,除了你自己。凤儿终于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泪再次滑落,无声无息。丈夫不敢离开,她知道,凤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她甚至可以放弃生命。她就是要折磨他,让他痛。这么多年,他怕极了,他们之间有些事永远都无法沟通,虽然他知道他爱她,她也爱他。有些看似平常不过的事情,他们却永远也沟通不了。
丈夫把凤儿搂过来,她身上已经没有半点温度。她的眼神是那样空洞。他把她的手抽过来,放在自己身上,凤儿的手软软的,她没有象以往一样抱住他,她的身体没有迎过来。这是他们说好的,无论打架到什么程度,只要有一个人抱住另外一个,就休战。他们已经整整吵了一天两夜了。丈夫抱着凤儿,喃喃地说,无论做什么都要想好了呀,不许瞎想,什么都不许做。丈夫用他的头,抵住凤的头,不停地亲吻她,呼唤她,他的泪滴到凤儿的脸上,流到凤儿的耳朵里。
凤的眼泪不停地留着,无声无息。凤儿一句话都不想说,慢慢地闭上眼睛,仿佛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凤儿出现了幻觉,她耳边想起欢快地笑声,那童真的笑声,仿佛来自天国,很清脆,外面的世界很美,漫天飞舞的雪花,树上挂满了毛茸茸的树挂,地上是厚厚的积雪,我们去玩吧,外面的雪好大啊,她想也许是那个她曾经喜欢的小男孩,正象她走来,拉着她的手,要带她去滑雪。这笑声又分明是一个小女孩,凤儿想努力地睁开眼,可是她什么人也没有看见,只是听到咯咯的笑声,她确定那个在冰场上随风舞动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
凤在心里无力地对她的佛说,我把这臭皮囊留在这里,我的时间可以丢一天吗,我好想去一个地方,那里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丈夫、也没有女儿。我就想和陌生的小孩一起去滑雪,去打雪仗
凤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1月3日早晨。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让我再一次亲吻你的脸,顺着我脸庞滑下的是我的泪,在我胸口刺痛的是我的心,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她是在丈夫的歌声中醒过来的。
凤儿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妈妈,一会儿回去吃饭。凤儿对一直抱着她的丈夫笑了笑,告诉他休息一会儿吧,还要上班呢!
凤儿知道,她再也不会这样胡闹了,因为她已经拥抱了她那个内在的小孩,她会很快地成长起来。她会学着象大人一样处理问题,不再让大家心,她将带给家人平安、喜乐。
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玻璃做的心很脆弱,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相爱又相互折磨的人!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夜场招聘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本站不对任何夜场招聘信息的真实性负任何责任,找工作时请注意识别招聘信息的真假,自行甄别信息真伪,责任自负,如有损失,本站概不负责,如有网站内容侵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夜圈网:www.yequan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