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垂询热线电话

400-123-45678

9:00-18:00全年无休,欢迎致电

我便不弃i 发表于 2017-8-6 13: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母狼
      
   
      
    那是个秋天的早晨,母狼出去觅食,留下三只小狼崽,临走时,母狼又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几只小宝贝,眼中满是母性的慈爱。她快乐的走出那个她住了许多年的洞口。
    她错误地闯进那个小山村,因为天还是不太亮,所以,没有人走动,一切都很静,很静。这时,她嗅到了猪的气味,她循着气味走过去,:就是这里。她轻轻一跃便进了猪圈。哦,是一头母猪和几只小猪崽,母猪在窝里躺着,五六只小猪围着她吃奶,母狼就想起自己的小宝贝,嘿!捉几只小猪崽回去,也许宝贝们更喜欢。于是,她就向前走去,其实,她打心眼里就瞧不起猪这种动物,他们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无所事事,软弱得根本没有战斗力,她放心地朝前走。突然,母猪站立起来,母猪发现了她,并且发出低沉而有性的吼声,母狼没理她,继续朝前走。突然,母猪向她冲了一下,这可着实使她吃了一惊,忙向后一跳,背靠着墙站着,大概离母猪两、三米远,她们就这样对峙着,她还没明白为什么这些往日呆头呆脑、见了她就往墙角挤的家伙今天怎么会如此大胆。好大一会儿,她蓦地意识到:对手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位母亲。她敬佩地看了一眼母猪,随后跳了出来。
    这时村里响起一片猎狗的叫声,她可能被发现了,得离开这里,这段时间她可不能惹麻烦,于是,她几个纵跃,一阵狂奔,到了一个山谷。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她想:而且这里会经常有野兔出没。选择了一处好地势,在这里她可以俯瞰全谷,如果有猎物出现,她可以一跃而下,势不可挡。就这样她开始耐心的等待。
    微亮的晨曦映着她健美而幽雅的身躯,她光滑的青灰色的皮毛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使她显得高贵而典雅,她很爱惜自己的皮毛,不许一根草丝尘土挂在她的身上,犹如一位高贵的王妃。现在,她在静静地等待,等待自己的猎物。
    秋天的野兔没了以前的敏捷和机灵,贪吃使他们变得肥胖不堪,所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捉了一只,她没有把兔子咬伤,她要用野兔的血激发她的小狼崽的野性,她很满足,她得回去了,她出来得太久了,她的宝贝会饿坏的,得赶紧回去。快到洞口时,她突然闻到一股陌生的味道,她的毛发立即就竖了起来,那是人类的气味,那么她的孩子呢?洞口有猎人设的夹子,她轻轻一跃,跳了过去,可是,洞里什么也没有,除了人类的气味!人类!肯定是他们抓走了自己的孩子,她似乎看到她的小宝贝们可爱的期盼的泪眼和呜呜的哭声“噢!不---,我的孩子。”她失去了该有的冷静向外冲去,她心里只有孩子。可是,她却被洞口的夹子牢牢地夹住了一条后腿,确切说,应该是后爪,沉重的夹子使她几乎寸步不能移,怎么办?怎么办?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而且有三只猎犬正向她冲来。她内心在喊: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我还要救我的孩子。
    时间不容她再犹豫,她一转身,“喀嚓”那条被夹子夹住的后爪已经和她的身体分开了,疼痛使她发狂,鲜血使她亢奋。猎人已经举起了,三只猎犬还有一段,她奋力一跃,跳到了外面那处开阔地,正迎着猎犬,她知道,当她和猎犬绞在一起时,猎人是不会开的。三只猎犬分三面向她冲来,猎人已经放下了。往日,她是不会把这些只会摇尾乞武汉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怜的奴才般的东西放在眼里。但是今天,今天她断了一条强有力的后腿,她知道不可力敌,但是她相信自己会赢了这场战斗的。觑准了时机准确一跃,把那条业已受伤的断腿向从后面扑来的猎犬递过去,同时,两只前爪用力在地上一弹然后再有力地劈出,分别劈向前面两只猎犬。准确的一击,前面两只猎犬摔出好远,借着反弹的力量,她的身体迅速一蜷,她锋利的牙齿正好在后面那只可怜虫的后项,她的牙齿一紧,那家伙就一命呜呼了。而这一连串的动作,只在刹那间完成。剩下的两只不知死活的家伙又扑了过来,她信心百倍地长啸一声,啸声中,她化做一道闪电,从两只猎犬的头顶擦过,在落地的瞬间,完成转身,面前就是那两个家伙的后背,没等得他们转身,有一只也死在母狼的利齿下,另外一只在猎人一个呼哨后,屁滚尿流地逃走。猎人也消失了,不,他还在,她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她不敢停下来,敏捷地跳来跳去。
    这时,有一个声音传过来,虽然微弱,但是她听得很清楚,是的,是她的孩子的声音,那么亲切,那么熟悉。她向那个声音跳去,是的,是她的孩子,被关在一个小笼子里,放在一堆蓬草上。她知道 那是一个陷阱,但是,她没有丝毫的犹豫,还是跳着,离笼子越来越近,她知道猎人就隐藏在某处在她去救她的孩子的那一个短暂的停顿开。卑鄙的人类,可怜的我的孩子,她心里暗念着。她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既能救她的孩子又可以躲开的完美方案。她只须尽力一跃,然后一个翻滚,再以她的速度,应该可以逃走,对,就这么办。
    她决定了。
    距离越来越近,她在准备那关键一跃,她特别的紧张,全身的本来顺滑的毛全竖了起来,她周身的血管都在膨胀,一跃,就那么平常地一跃,今天就可以救出她的孩子。她要跳了,她将后腿-—包括那条残废的腿奋力一蹬,前爪一用力,扬起地上的沙石,她的身影化做一道青色的弧,好!她正好跳到笼子前,已经咬住了笼子,只等借势一翻了,但是,她怎么也翻不起来了,因为她的两只前爪全部被一具藏在蓬草底下的铁夹夹住了,她拼命的挣扎,不惜皮毛被钢夹撕坏,血流满地。但是,那只是一番徒劳罢了,但她还是死死地叼住装有小狼崽的笼子,她不能放开,不能再度失去自己的小宝贝,她挣扎着北京白[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xinlitiaojie/491.html]对患儿父母的忠告癜风医院[/url],尘土,鲜血与皮毛纷飞。小狼崽在笼子中不安的午呜咽着,用委屈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妈妈,他们被妈妈如此疯狂地动作吓着了。
      
    猎人又出现了,口正对着母狼,母狼安静了,她知道一切都是无用的,是徒劳的。她看着猎人,她很熟悉这个人,曾经有六次对她的捕剿,但是从没成功过,这一次他成功了。猎人看着自己追捕了五年的对手,好久好久,才抬起抵着母狼的脑袋抠动扳机。
    母狼仆在笼子上,注视着慢慢走过来的猎人,那眼神充满了绝望和不平。血从头上汩汩流下,流到了小狼崽的嘴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夜场招聘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本站不对任何夜场招聘信息的真实性负任何责任,找工作时请注意识别招聘信息的真假,自行甄别信息真伪,责任自负,如有损失,本站概不负责,如有网站内容侵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夜圈网:www.yequan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